不想太多就不烦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1 14:47
  • 人已阅读

  高中时作为一名文科生,我很明显地表现出对数、理、化的异样偏幸,如今遽然离开一个文科院校,还要深造专门与笔墨打交道的新闻学业余。我真的很怀疑我结业后能否能以此为生。越想越烦了,我索性甚么都不带就下楼了。

上一篇:赠恩师

下一篇:没有了